狗拉雪橇

长天过大云
乌鸦炸酱面,冰糖壶卢
南庆国立医院精神内科主任

-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始终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他,他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这样被我自私地记录在纸面上,再被我遗忘,丢到没有人会看到的角落中,最后再阴差阳错地被发现,像被揭开了某种世俗眼光下的遮羞布一样,使这背德的故事公之于众,于是旁观者将全部罪名强加于他的头上,诱骗、强奸、恋童……他将承受所有的污言秽语。


——仅仅是为了我。


这是我见他第一面时所能想到的,属于我和他的最浪漫结局,但这样的结局无法去倒叙一个故事。


我和他的轰轰烈烈似乎始终是克制的,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最隐秘的犄角旮旯里,在他抱着我吻我的时候,我才能最真切地感受到我的放肆,我对他的渴望的膨胀,又或是他...

2022-03-29

不确定是否是故事之内的——关于范慎

慎萍

可能会是将醒主线故事的一部分,后续可能会试试看换视角,如果不在正文里就当作是某种番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有时候陈萍萍会走出门去闲逛,他本该很熟悉上海,本该很熟悉南方。


时光好像倒转,他看到一些,但又不够真切,只能在一片混沌之中把早就零散的儿时记忆撇到一旁去,再好好看看这座城,如何被委婉地折叠起来,又以新的姿态展开,是种不同于北京的开放,但又有着与北京相似的隐疾,如同他这个人一样,在一片空气中穿梭着,以奇怪的身份挤入一切需要或者不需要的发展,被裹挟着不断向前,却又找不到任何归属感,只走向注定被某些新生所抛弃的结局。


他第一次见到范慎是在初秋。


是为了什么原因伤了脚...

2022-03-29

-

早先的东西,存

——————

在我们还未很熟识的那段时间之中我并不常见他,但这于我来讲或许是件好事,我更倾向于将他当做我新的乌托邦。


他的只言片语和身形体态在我脑中模糊着,又常被我挑拣出来仔细打磨,于是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我是否爱他,我将如何去爱他,也许这份爱在第二天早上就会消失殆尽,但还好,直到目前都还没有一个十分明确的结论,他仍未被我绝对地定性,即使是在如今,他依然是神秘且诱人的,我可以精确地将他从我的记忆的角落捧出,但或许捧出的只是被我雕琢过的他的赝品。


可对我来讲这大约就是他本身,又或者在他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,只等待这个人出现,走进我的框中。他是一幅画,在他出现的一刻起...

2022-03-28

-

车站并非整点报时,钟敲了十二下,抬头望着天上好像黑的——其实很黑,泼了墨似的将目之所及之处蒙上一大片黑,令人窒息的黑揉抹在他的鼻腔之中。


他好像是在等车,但又不大肯定,摸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能找到车票,于是就一直等着,等一辆车来,或又叫一串车。他在心里找寻着这种交通工具的名字,跑到嘴边的只有马车,直到车里有人探出头来问他是否要上车,他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着这个庞大的,会冒烟的箱体——某种车,红色的车。

“我没有买票。”

他好像是这么说了,车上的人摇摇头“这列火车向来不用票。”


是这样吗。

火车,红色的,不是第一次见,叫它时要用“列”。

不新奇,但不能否认这为一种强烈的感官刺...

2022-03-27

[图片]剩下的被夹了


2022-03-23

将醒番外——范建(1)

带括号的意思是之后还会写建,但并不会连着,都是零碎儿,写着玩儿。一种我和将醒的和解,这篇东西折磨我很久,我决定换一个角度,既然不能梳理成线就说梦话算了,慢慢补完。

还是打了庆萍tag,不知道前文的朋友们可以去翻合集DQWC,有前文,比较长。确实是有一些联系,出警请私信(但我圈应该冷到没人出警

慎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范建打小就是个好孩子,学习好,品德好,长得好。可能是因为小范同学处处都好,范老师才给孩子起了个建名中和一下运气,街坊邻里是这么猜的。


有人实在是忍不住自己澎湃的好奇心,去问有修养有文化的范老师咋给孩子起个这名儿呢?


范老师一拍大腿叹口气,说自...

2022-03-21

在故事之外的——有关于雨

《将醒》的碎片,我的梦话,他们的无聊生活,


#

他们蹲在路边看婚礼车队,下雨,顶上有棚,路上堵车,车队动不了,有人伸出头来骂街,丫行不行啊半天了不他妈挪窝儿!这货骂完了又坐回去,看穿着八成是新郎。

蹲了半天,腿麻,站起来,雨哗哗下,车还是不动。

于是把烟灭了,盯红绿灯。

他们坐在车里,一句假设,是说如果他们坐在车里的话,他们会在车里做爱。 

其实做爱也俗,打架也俗,做什么都俗。想了一圈开始打心眼儿里佩服新郎,雅,骂街最雅。


#

在隔着镜头的故事讲述之外我们需要再对故事进行一些补全,一些微小的,细小的,不能被称之为故事的部分,连名字都一并模糊,烟头掉在地上烟灰被...

2022-03-21

[图片]

2022-03-16

-

[图片]


2022-03-06

-

[图片]

[图片]


2022-03-05
3 / 28

© 狗拉雪橇 | Powered by LOFTER